欢迎您来到!

号外 交行连平:目前国内加息条件不成熟_全球导读_云

当前位置 :主页 > 预定 >
号外 交行连平:目前国内加息条件不成熟_全球导读_云
* 来源 :http://www.ref-rapid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19 01:02 * 浏览 :

(原标题:号外|交行连平:目前国内加息条件不成熟)

网易财经6月15日讯 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于6月14日在上海开幕。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现场对网易财经等媒体表示,目前国内加息的条件是不成熟的,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是不合适的。

北京时间14日凌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至1.75%-2%的区间。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联邦基金利率首次重新回到2%的整数关口。中国央行14日上午发布消息称开展1500亿元逆回购操作,维持利率不变。

对于中国央行是否会有加息的举措,连平指出,目前中国加息的条件不成熟,首先经济增长还有一定的压力,下行的压力不能说完全消失了,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这种压力还会持续存在,总体运行还是平稳的。但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如果持续向收紧方向去推进的话,就不得不考虑经济增长的相应的这些压力如何能够使得它更多地得到缓释,而不是去增加这方面的压力。

其次,他还提到,因为加息是很明显的收紧信号,并且有一种趋势性的提示,但在当前来看,债券市场违约的现象在增加,同时整个市场的融资增长速度在明显回落。所以考虑到整个金融状况,存贷款基准利率向上提升应该说是不合适的。

“考虑到目前整体金融的状况,货币政策在下一个阶段更多进行一些对冲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不是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而只是希望通过对冲以后能够维持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货币政策的效果。在这个中间来看的话,存款准备金率定向降准继续实施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是幅度不会很大。”连平认为。

(网易财经 李兆元 上海陆家嘴报道bjlizhaoyuan@corp.netease.com)

以下为采访实录:

连平:可以看到2016年有关资本宏观审慎管理这个方面比较温和,因此我们不必对这个问题太过于关注。但是对于如何能够管控好小微企业融资水平,使得实体经济能够得到金融更好的支持这个方面肯定还是货币政策,首先要考虑货币政策。当然他会适当地考虑到美国利率水平的提升,以及全球其他发达国家,甚至一部分发展中国家也可能会出现利率提高的态势。

但是作为我们来说,我们的利率政策最重要的还是要针对国内经济运行的总体情况,在现有的情况下,保持融资成本平稳甚至继续有所下降,这个对于整个监管当局来说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因此,我的看法是中国的加息,就是所谓存贷款基准利率的上调,从目前来看,条件是不充足的。

在美国利率水平有所提高,尤其是他的目标的联邦基金利率,它事实上是一个短期银行间的拆借利率,这样的利率水平在未来随着美联储继续加息,我们这个利率水平适度地有所提高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是不存在大幅度上升的空间。所以我认为总体来说,央行会保持一个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的基调,但是不等于不能对市场进行适度地对冲,马经开奖直播118图库

记者:14号10点钟发布了5月份的经济数据,您对5月份的经济数据怎么理解?

连平:5月份的数据中值得关注的,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继续回落,我们认为这中间一个跟地方政府融资能力的管控有比较大的关系,同时也和PPP项目的治理也有关系。但是我们要看到在另外一个方面,房地产投资的增速相对偏高,达到了10%以上,这个也可以说是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明显回落的一种对冲,因此使得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虽然有所回落,但是幅度并不是很大。

另外,我们也看到工业生产的情况还是良好,它保持了一个相对较快的增速。这说明今年以来整个出口形势总体对于我们工业生产的拉动,再加上我们经济在转型的过程中许多新的需求、新的领域的需求正在产生,所以整体来看,工业生产保持一个平稳、较好的态势。

房地产投资增速相对较快,我们认为跟近期一系列的政策有关,比如租赁房制度的推进,租赁房在很多地方的投资增速是明显在加快的,还有保障领域的这些投资,应该说这方面投资增速的加快也使得地方上对这块相应的关注和投入也明显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现在增速偏低,我认为可能是最后的一个阶段,随着现在各项政策正在推进过程中,包括财政政策、融资等等各个方面,因此我们认为在两季度后阶段到三季度,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可能会在底部企稳,出现小幅度的回升。

所以总体来看,经济运行在两季度还是比较平稳的,我们估计可能GDP在两季度的增速大概在6.8%左右。而下半年可能由于种种因素,尤其是国际市场会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的因素,目前贸易战从中美来看还没有真正地打起来,但是美国和它的盟国之间已经开始推进了。那么下半年这方面的影响会不会扩大,会不会对美国经济、发达国家经济都带来一些负面的效应,从而影响全球的贸易,当然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出口,所以这个方面还是需要持续加以关注。所以从这点来看,我们认为有可能下半年的增速会比上半年略低一些。

记者:目前国内加息的条件是不成熟的,它很难进行,对不对?

连平:对。从国内的情况来看,目前加息的条件是不成熟的。首先是经济增长还是有一定的压力,下行的压力不能说是完全消失了,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这种压力还会持续存在,但是总体的运行还是平稳的。但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如果持续向收紧方向去推进的话,他还不得不考虑经济增长的相应的这些压力如何能够使得它更多地得到缓释,而不是去增加这方面的压力。这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第二个方面,因为加息是很明显的收紧信号,而且它有一种趋势性的提示,但是在当前来看,我们看到债券市场违约的现象在增加,同时我们也看到整个市场的融资增长速度在明显回落,比如刚刚公布的金融数据,社会融资规模出现了较为明显的负增长。虽然银行的贷款还是增加了一万多亿,但是其他的融资相当一部分都出现了较为明显的负增长,整个市场的利率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有一定程度的推升。

所以考虑到整个金融状况,在目前来说,存贷款基准利率向上提升应该说是不合适的。但是货币市场的利率在现在整个流动性相对来说还有市场偏紧的这种状况的推动下,也可能还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上升),尤其是在6月末,出现一个小幅度的上升或者有一个向上推升的动力。但是我认为在央行适度的管控下,尤其是目前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包括定向降准、MLF的续做等等这些方面其实已经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所以我们认为,考虑到目前整体金融的状况,包括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持续出现负增长,这种状况的应对,我们认为货币政策恐怕在下一个阶段可能更多进行一些对冲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他不是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而只是希望通过对冲以后能够维持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货币政策的效果。在这个中间来看的话,存款准备金率定向降准继续实施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是幅度不会很大。其他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MLF以及其他的短期工具继续进行适当地调整,以净投放为主,这种可能性比较大。